2016/07/01

跟風|從你的創作裡挑一句我喜歡的句子

跟風來源:http://www.plurk.com/p/lku4og

note:
0. 一定有雷
1. 我盡量找新的作品來看,但也可能跑去看之前的文章。
2. 以公開在網上的短篇或中篇為主。
3. 下面會附上閱讀文章的來源連結。

以下依留言順序排序:



1. 漂白水/【HQ!!】給一年後的自己/大菅

我覺得有點難選,因為看完文章之後會想回頭再看一次的句子不只一句。如果真要做出一個選擇,我會選這句吧:
「一年的時間過得非常快,幾乎是轉瞬間。」
這是一句轉場,但我很喜歡這句語氣營造出那種近似書本翻頁的節奏。

另外也很喜歡
「澤村一面回答一面走向店門推開門把側過身讓菅原先進去。」

「他很努力的忍住眼淚,不讓自己的眼淚糊了澤村一筆一畫寫下的字句。」


2. Nowhere/雨檻(R18)

不是我要偏心我家太太,我家太太的文章我本人是想拿一支螢光筆從第一個字一口氣劃到最後一個字的啦!!!!從標題就好喜歡~T_T
雖然不是第一次看這篇文,不過即使是重看太太的文仍然需要高度集中的專注力。XD
最喜歡的一句是
「忽然,夏樹不曉得自己是失控了,或其實是歸位了。」
我記得第一次看的時候,就被這一句深深打動。「失控」與「歸位」是兩種不同的狀態,說的都是夏樹,但卻暗示了靜留介入的位置與影響。能夠看出Nowhere太太處理靜夏這一對彼此的傷是一貫地嫻熟。

另外很愛這兩句在故事中不同位置的呼應:
「原先清晰的雨聲又漸漸遠去了。」

「停滯的空檔裡,遠去的雨聲又接近了。」

最後再說一次,我真的很想拿螢光筆從頭劃劃劃劃劃到尾啦QQQQQQ


3. 老王/Kingsman同人:沒有人打電話給哈利

「如今,哈特家的夜晚是沉默的,就連唱盤旋轉時的白噪音都有些惱人,唯有威士忌裡的冰塊撞擊杯緣的聲響才讓哈利感到舒緩。」
看到這邊我立刻知道我會選這句,想到的第一個理由是我知道「威士忌裡的冰塊撞擊杯緣的聲響」有多麼美好,完全出自於一個愛喝酒的人的癖好。
句子裡提到的兩種聲響都是很微弱幾不可察的,我喜歡這種細微的描述,能夠襯得夜晚的沉默有多麼巨大。

這一篇的結尾我很喜歡,並列「A,亦不A」形成一種拉扯,同時也能反映角色的心境。


4. inevan/【樓誠】春潮帶雨晚來急 上

「他闔上書,走到少年跟前,拉著他手問道,來說說你給大哥都帶了什麽,有沒有給自己也準備一份。」
我的印象中,inevan的樓誠很吸引人的地方在於明樓明裡暗裡寵明誠的橋段,上面選的這一句就是讓我讀著都覺得明明沒寫什麼煽情的字句但為什麼我這麼需要我的墨鏡?●_●
總是嚷嚷著萌上樓誠之後天天都是戀愛腦的inevan真是誠不欺我。另外,雖然我幾乎是沒看過原劇,不過憑著印象認為inevan的明樓非常還原原作,更厲害的是他賦予角色深度,在劇中的明樓如果是冰山裡露出的十分之一,那麼inevan在寫作之前,已經連海裡的那十分之九都準備好了。


5. 涅朵/致愛人

這是一篇溫柔裡藏著暴烈情感的故事,我很喜歡,看到中間發現了角色關係的端倪時覺得很興奮。
「於是他捧起男孩的臉,以食指與拇指將他的嘴巴打開,伸出另一隻手用力在他的口腔中與黏膜交融般地挖著他嘴裡因抽菸形成又痊癒不了的快要結痂的破洞,並在他所有缺口灑上鹽巴。」
一般來說我不太喜讀長句,然而涅朵這裡的長句在節奏上安排得非常流暢,將「形成又痊癒不了」、跟「快要結痂」的傷口的狀態全部置入一句中,呈現了傷口將好未好、甚至暗示永遠好不了的現狀,不知道涅朵有沒有這個意圖,但我會視這句為承接開頭與開啟後面劇情的重要關鍵。
有時候文字可以給予的細節跟圖畫或影像不一樣,像是這段伸手觸碰口腔內傷口的敘述,大概很難用鏡頭拍攝出來,圖畫也許可以,但要賦予這畫面出現的意義、不至於突兀也不容易。但是文字可以寫出這個畫面,並且成為一個關鍵。


6. 少言/Back Tide

讀少言的文,可以感覺到鏡頭不斷地在角色跟景之間切換,然而十分流暢,不會有停頓或卡住的滯留感。至於原因,我猜想是因為少言跟上面的Nowhere一樣,擁有極豐富字彙庫,使他們的思想觸及之處皆有文字鋪路。這種功力雖可訴諸天份,但也必定經過一番閱讀與練習的積累,才能達到這種熟練度。
少言的文字另一個特色是,精準。

我喜歡這句,
「那股能量潛伏在他四周,拍打著他,推搡著他,彷彿湖面波動簇擁著他,要求他起身。」
是非常精準的譬喻。
除了譬喻之外,單純敘述也同樣精準。
「籠罩他的那抹剪影輪廓在目光之中逐漸被切割得銳利。」
這一句非常厲害,將很細微的時間變化以視覺上的光影變化具體呈現。

然後我就暫停不看了,因為捨不得看完。而且看愈多會挑得愈多,最後又是整本螢光筆。XD


7. 卡羅/[Fanfic] Nothing Ever Happened

這篇文章有一種語氣,辨識度很高,與其說是閱讀,更像是聽作者唸他的故事給你聽,然後「聽」得出來作者這個人的腦袋動得有多快。所以句子短,跳躍感強,幾乎沒有換氣的餘裕。(事實上,跟本人的個性十分吻合)

其實這篇文有點難選,原因如上,頌讀的感覺太強烈。不過也因為如此,吸引我注意的句子反而更容易跳到眼前,它們是一對,出現兩次、呼應彼此,要不看見也難。
「桌上的冰啤酒離他好遠,伸長了手卻搆不太到,只有指尖勉強刮過玻璃杯。」

「法蘭克回到他身上,他的陰影再度籠罩他。法蘭克的陰莖摩擦著他的,另一種熱朝著他們過來。然後是一些冰涼的液體,雷蒙德碰不到的那杯冰啤酒淋在他們接觸彼此的地方。」

無論作者寫作的過程中有沒有那個意思,但「冰啤酒」的角色與狀態變化讀起來確實感到象徵了什麼。



8. peto/『王皓』未到時候

這篇文我是微笑著看完的。(捻花)
某種程度上我是非常喜歡這種兩人之間在精神上有絕對主從關係的設定,一方游刃有餘地掌控對方情緒和思想、另一方彷彿單戀一般委曲求全,明明就是雙向戀愛但又像是雙向單箭頭的虐HE我最喜歡了。
所以文中很愛這句
「王杰希也明白這個劉皓不敢做出任何他自認為越矩的行為,劉皓心裡可能是這樣覺得的,親吻比起做愛還來得親密,而他沒有資格對王杰希做上這些。」
以及可以作為呼應的這句
「其實不管是怎樣的劉皓他都會喜歡的,但因為王杰希個人的惡趣味,他從來不讓劉皓知道這些。」
不過當我看到文末的這個部分,
「劉皓不自覺得湊近王杰希的身體,他輕抓住王杰希的衣角,他聞了聞王杰希身上的味道,劉皓心想總有一天他親口跟王杰希說:謝謝你,一切的一切。」
某種程度上覺得昇華了劉皓暗自壓抑的情感,其實還滿感動的。


9. 非/[HQ][黑研]停電

「黑尾知道研磨害怕打雷這件事。他放下手上的食物,一屁股坐在了棉被旁邊,伸手並傾身覆住了那團被子。」
覺得直接抱住被子連同裡面的人的這個動作好溫柔好浪漫喔。加上前面提到的(但黑尾並不知情)這段
「研磨回到床上,趴在上頭伸展身體,隨後又將四肢縮起,連同黑尾的棉被一起捲上」
這兩段彷彿有種隱約的連結,而被子是其中的關鍵,雖然黑尾抱住研磨中間隔著被子,但這條被子卻像不存在,只是為了把兩個人牽在一起而已。
文章裡面有很多寫角色行為的敘述具體又可愛,孤爪研磨討厭打雷的橋段把他寫得跟炸毛的貓咪一樣,好像打雷真的那麼可怕。

是說說句無關的,這波跟風裡面我好像會看到三篇HQ文,而且都是不同CP。XD


10. 三壘跑者/【HQ!/月山】瞬間

我是被開頭提示的「當你迎來那一瞬間的話,就是你著迷於OO的瞬間(不對」吸引而點開這篇文的。
最喜歡的地方是一個段落,而非一句:
「一場昨日午後到今日早晨的大雨,車廂裡的乘客彷彿被雨水沖散,只有寥寥幾名,整座車廂比以往安靜許多,平時和他說個不停的人同樣缺席,月島望著窗外,心想下雨的聲音,好吵。」
這一段感受得到雨後早晨的冰涼與濕潤,也很喜歡從天氣銜接到少有人氣電車的地方。雨天帶出山口的缺席和月島的情緒很有說服力。
題材是很色氣的電車騷擾和學生上班族paro但卻意外的純情呢!
月島最後的台詞實在是,活靈活現XD


11. 飄時/大雨將至

雖然是我很少接觸的小說類型,不過文章給人一種精緻蕾絲的感覺,而且是成熟的蕾絲花樣而非少女甜美可愛的花式。這篇故事甜美可愛的地方還是有,只是覺得甜美的方式更加成熟一些。
最喜歡的一句是
「在人群中已經沒有了。沈涵垂著手。沒有會因為瞥見她一眼就顧不上撐傘就跑向她的男孩。」
這句真的是看得我想從椅子上站起來大叫,在心裡反覆唸了好幾次都覺得好甜,雖然是講失戀的喪失感卻還是,好甜喔。看到後來就發現這句似乎與後面的劇情有呼應到,非常喜歡在前面鋪梗、後面串連起來的設計。
(還有沈涵是一失戀就去買衣服嗎?應該買,大買特買吧!)
夏實遞傘給沈涵那個場景我其實很喜歡,不如說很有共鳴,夏實用的理由是「妝化得那麼好,花了太可惜了」只能說非常懂那種看到路人精美妝容就不忍破壞的感覺。
整篇文章完美勾起我身為女人的共感。XD


───

1 則留言

  1. 謝謝灯灯認真看待這篇PWP QxQ
    覺得榮幸

    先說我作為一個讀者以及一個TD觀眾,最喜歡的句子是:「雷蒙德想站起來離開,他被卡在水泥牆和法蘭克之間,他要往外走,勢必也得靠向法蘭克。」「“你還是可以拒絕我。我會停下。”法蘭克還是想扮演紳士。」「法蘭克的影子籠罩他,事情一件一件地發生,他像是在旁邊看著。」(抱歉選了三句XD)分別是我對於雷、法蘭克、和兩人的關係的解讀與濃縮。在劇裡面,雷在面對法蘭克時相當被動。儘管一開始確實是接受了法蘭克提供的訊息,採取了行動,讓他自己在法蘭克手上有把柄、陷入這個關係。但這些都不是雷自願發生的,他沒有要求妻子被強姦、法蘭克給他強姦犯的資訊、或是成為法蘭克的打手,他不想要這些。但事情自己找上他,然後他陷入了,他想走,可是路被法蘭克擋住了。現在他只能再往法蘭克那裏更靠近。至於法蘭克,從影集很多地方都可以看出他是個心狠手辣的角色,但他,喜歡扮紳士。無論是跟法蘭克一起拯救被家暴的女人、賺了錢想成為商人、安慰手下的兒子,法蘭克喜歡當好人。或至少,他喜歡「看起來」像是好人。他們兩人的關係,則是法蘭克主動著(籠罩),用有些不好的手段(陰影)把雷捲進來,雷在這裡很被動:他看。當然不是說一切都是法蘭克的錯,被動也算是雷的問題,他一開始可以主動拒絕。

    繼續以讀者以及TD觀眾身分看「冰啤酒」在這篇文中的角色。在這裡冰啤酒,是一個悶熱時雷想要的東西。用一種比較象徵的看法,我會說那是雷「想要且可能可以變成的那個人」(相對於現在他是一個會犯罪去討好黑道、非常熱愛使用暴力的壞警察)。這個「可能可以變成的人」是聯繫EP6,雷得知法蘭克給他的強暴犯其實不是真的強暴他妻子的人。憤怒的雷跑去興師問罪。雷指控:「我本來可以變成不一樣的人!」這個「不一樣的人」在這裡就是那杯冰啤酒。好像他可以碰到、本來他可以碰到,一個更好的選擇,可是不行。他已經成為現在這個樣子,他無法成為那個「可能可以變成的人」。順便參考EP8,雷給兒子的留言。「如果大家都像你(指雷的兒子)一樣,世界可以更美好。」雷的兒子是怎樣?劇情沒有太多交代,只知道他被罷凌、喜歡爸爸卻有點怕爸爸。雷的意思總之是不要和他一樣,不要在想要的時候無法觸碰那杯酒。
    而這個冰啤酒(「可能可以成為的人」意象)在法蘭克手中,變成掌控以及嘲弄雷。「可能可以變成的人」的夢是法蘭克給雷打碎的。EP6裡面,接著雷的指控,法蘭克說「這大概是大家最常講的謊話」,否定了雷的想像。對雷來說,如果不是法蘭克,他是可以成為「那個人」,法蘭克手沾了啤酒,他把那個意象握在手中。啤酒甚至變成兩人交合的助興工具。在這裡的性交,如同警告所說的是並非明顯的自願性行為,在自願和非自願的灰色地帶。也很明顯可以感受到除了肉體的慾望,法蘭克的權力的展示。而那個啤酒或「那個他可能可以成為的人」被法蘭克用對雷的暴力上面,有一種嘲弄的意味。
    另外一個冰啤酒可能的象徵關於端上冰啤酒的人,這在這篇文裡面沒有顯示出來,要看影集才知道。酒吧的主人是被法蘭克和雷拯救的家暴受害女士。他喜歡雷,在影集裡面很明顯。冰啤酒可以是他對雷的愛慕之情。雷知道、法蘭克知道
    、在那裡,碰不到。而法蘭克之後使用啤酒,也是他對於雷的佔有與控制的浴往的展現。女士可以端上啤酒,但能去碰的只有法蘭克。跟上面一樣,拿來助興又是一種嘲弄。
    (寫到這裡覺得法蘭克好壞啊XD啊,這邊文章設定在他們關係剛開始,所以還是滿扭曲的XD法蘭克就是會保護自己的東西的人啊,他還是很喜歡雷啦,只是表達很扭曲XD)

    (overanalysing my own writing ^-^*)

    回覆刪除

© Anthropocentric Mar _
Maira Gall